笑瑶姐对於我来说,是我的性启蒙老师,在刚上大学的时候和她相识,尽管
 
我曾经有过一个初恋女友,也发生过关系,但那种初恋根本无法体会性爱的真谛
 
和快感。而笑瑶姐把我从男孩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与笑瑶姐初识,是在我表姐的生日Party上,我几乎是最後一个进的屋,
 
满屋子的美女也有不少具有艺术家气息的男生,表姐是学油画的,我也是通过她
 
了解到艺术类院校女孩们是多麽的妩媚,以至於我从不看本校女孩一眼。
 
在众人当中,我送上了一头抱抱熊,看着姐姐收到的各种水晶饰品、项链、
 
以及油画和电子産品,我真有点擡不起头,感觉自己在这群人面前那麽的幼稚,
 
姐姐为大家隆重的介绍了我,也许是姐姐真觉得我这弟弟很拿的出手,挽着我的
 
胳膊别提有多亲密,我承认我有恋姐情节,对於很多男生来说,儿时对自己姐姐
 
的幻想都是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面对一群散发着浓郁的艺术气息的男生和女生,
 
我多少有些不适应,他们都有些恃才放旷,她们又都妩媚和娇羞,没有工科类院
 
校学生的憨厚和直白,多的是那种让人讨厌高傲。这不让我喜欢,用姐姐的话说,
 
她的同学很多都是富二代,男生一个个觉得自己就是未来的毕加索,而女孩们,
 
更愿意花时间在商场和男人身上而不是学校。就在我还腼腆、羞涩、萌萌哒的时
 
候,一个堪比女神一般的女孩向我伸出了芊芊玉手。
 
「弟弟好~ 」
 
「来,这是你笑瑶姐~ 」姐姐似乎更愿意把介绍给这位让我有些晕眩的美女,
 
「额,你好」我似乎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木讷的去握那只手,短暂的接触
 
已经然我感觉到她的柔软和白皙。
 
我在帮姐姐准备晚餐的时候,想侧面打探下笑瑶姐的来历,姐姐却让我更为
 
意外,「臭小子,喜欢哪个?」
 
「啊?」我没听清,或者说是没想听清「啊,都不错,男的都像艺术家,女
 
孩都是美女」
 
「呵呵,她们你可招惹不起,听姐姐的,找对象别找艺术学院的」
 
「啊,我知道,别磨叽!」
 
我喜欢姐姐,喜欢她的美丽、大方,和家族遗传的开朗、热情,但也讨厌她
 
的唠唠叨叨,我和姐姐一起长大,我们相差不过2岁,但女孩毕竟早熟些,所以
 
我们俩个成了更为亲密的小夥伴,知道姐姐有几个好闺蜜,其中一个叫张莹莹的
 
女孩後来也上了我的床,此事再议,因为这事姐姐和那闺蜜都掰了,但今天见到
 
这位笑瑶姐,让我真的是见到了市面,如果用比喻能让各位看官更清楚,那麽我
 
想笑瑶姐更似宅男女神周韦彤的味道,当然,那个时候周韦彤还没出名呢。
 
透过厨房,看见人群中淡淡微笑的笑瑶姐,我不禁忍不住去问姐姐。
 
「笑瑶姐……」
 
「漂亮吧,就知道你有眼观,除了你老姐我,也就她能吸引你」姐姐很得意。
 
「你还是算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那种喜欢已经成了亲情,而我们在
 
一起更多的是斗嘴。姐姐忍不住的又掐了我一把,一种赤裸裸的嫉妒和仇恨。
 
「她你就别想了,比你好几岁呢,毕业了就要去上海结婚,父母都在那边,
 
男友也在那边」
 
「那她在这里干什麽?怎麽不去上海上学?」我很不解这样一个女孩孤身一
 
人留在这偏远、闭塞的东北干什麽。
 
「她家老人都在这边,父母是後去的上海发展,他男友是父母给介绍的,只
 
有假期才过来,相亲成功就等着她毕业去上海完婚当少奶奶了」姐姐的语气更多
 
的是祝福,我知道她们俩应该是真爱。呵呵,开玩笑,笑瑶姐是学校的学生会的
 
副主席,姐姐进入学生会後就和她结实了,也许是有相同的爱好,两个人走的很
 
近,虽然谈不上是无话不说的闺蜜,但也绰绰有余。我偷偷的打量这位女神,1
 
70左右的身高,配着一双点缀水晶的银色高跟鞋,一条得体的连衣裙衬托出她
 
婀娜多姿的身段,看不出有多大罩杯,微翘的臀部,露在裙摆外面的白皙的长腿,
 
没有金钱的保养,23岁的女孩怎麽会有这般的风韵?比起其他T恤、热裤、和
 
齐逼短裙的女孩显得如此超凡脱俗。
 
那一晚,我失眠了,那时候的我才18岁,初恋的惨败让我觉得世界都黑暗
 
了,但今天,一位女神为我重新点亮了人生。那天我和笑瑶姐没有更多交流,我
 
只能偷偷的看着她,看她的一颦一笑,看她的典雅、端庄。
 
几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在表姐的QQ上寻找她的影子,没有留言、没
 
有好友,我想要点滴的线索,绕过姐姐和她联系上,什麽人人、开心网、cla
 
ssme都找过了,我甚至借机会偷偷的去翻姐姐的手机,找她的号码,可一无
 
所获,我几乎要崩溃了,或者像行屍走肉一样,上课睡觉,下课睡觉,睡觉……
 
上帝是那麽的愿意捉弄人,有一天表姐让我陪她去书市,我浑浑噩噩的接了
 
电话,百般的推辞还是被逼就范,当我在书市的门口等待的时候,却先看到了她,
 
我梦中的笑瑶姐。
 
「你怎麽来这麽早啊,你不知道你姐姐愿意迟到麽?」
 
「姐……笑瑶姐,你怎麽来了?」
 
「我们早就约好了,你是被我们抓来当苦力的」
 
苦力也好,随从也罢,我等待了这麽久,寻觅了这麽久,暮然回首,那人在
 
灯火阑珊处。
 
就这样,我们在路边聊了好一会,笑瑶姐今天的装扮换了风格,牛仔短裤、
 
一双牛仔靴,配着一件白色的DIORT恤,一种欧美风格展现在眼前,带了点
 
小卷的长发在微风中悄悄的飘起。少了些不食人间烟火,多了点俏皮和干练,对
 
于女人来说,穿什麽风格的衣服就有什麽风格的样子,如此这般的精致,才敢称
 
得上是女神,人靠衣装马靠鞍,可穿衣的人却永远是最关键的。看着她甜美的微
 
笑,嗅着那淡淡的香水味,我几乎醉了。
 
表姐总算是来了,我们嘲讽了她一会,就钻进了人山人海的书市,作为一个
 
男人,要无时无刻不盯着这两位天仙般的美女,既是苦力也是保镖,姐姐一直是
 
挽着我的,让笑瑶姐好不羡慕,时不时会跟表姐开开玩笑,打趣的说道「总像个
 
长不大的小闺女,你这样缠着你老弟,会耽误他找对象的」
 
「唉,我得看紧点,他的初恋就是我瞎了眼给介绍的,差点毁了我弟弟」姐
 
姐又在忏悔了。
 
「呵呵,男子汉不经历点风雨怎麽会成熟呢?初恋的我们都不懂爱情」在我
 
眼里,笑瑶姐已经是女神了,说话都那麽有味道,我承认我SB了。
 
一整个下午的闲逛,书也没买多少本,走走停停,不时的偷窥着笑瑶姐的身
 
影,偶尔的对视,也让我心里像小鹿般乱跳,时间过点太快,笑瑶姐取了车就一
 
个飞吻像我们道别,真希望这飞吻是送给我的,而不是旁边回吻的傻大姐。
 
在和姐姐分开的时候,我吱吱唔唔的想要笑瑶姐的电话,也最终没说出来,
 
只是假装说自己的没电了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借她的用下,我靠着自己的记忆记
 
录了下表姐手机中一个下午打来的所有电话,在话别後,逃离了表姐的视线就开
 
始挨个打,也是该死,表姐那几个电话号不是姑姑的就是姑父的,直到在打了6
 
个电话後,才接通了一位真正的女性,我梦中的笑瑶姐。
 
「喂,你好,哪位」她的声音那麽的甜,并不嗲,是那种平易近人的感觉,
 
「啊,啊,嗯……那谁,你是,啊,你谁,你是那谁麽?」我都磕巴了……
 
「呵呵,对,我是那谁」笑瑶姐笑的越发的开心了,「啊?你知道我是谁?」
 
「知道,我现在在我们学校附近的红磨坊咖啡屋,你有空过来麽?」
 
「有」我坚定的回答,似乎看到了无限大的希望就要实现,我激动不已,来
 
不及挂电话就招手去打车,一路上催促着司机快点开,闯红灯啊,右转等你妈的
 
灯啊,以至於出租车司机问我「老弟,你是不是想报复社会,看这路上的人都不
 
顺眼,想废了几个?」
 
我没心思和他斗嘴,只想瞬间就到她的身边。可当我真的到了红磨坊的门口,
 
却又有些迈不开步子,她的红色A4L就停在那里,我看不到咖啡屋内的景象,
 
也看不到她的身影,我担心过这是个玩笑或者是圈套,我不清楚踏入那扇门後,
 
会是什麽样的结果,我犹豫了好久,感觉,自己在人群中傻傻的呆立像个等待施
 
舍的乞丐。直到我又一次闻到那透人心扉的香水味,我感觉到身边有个人和我一
 
样矗立在那里,我的笑瑶姐……
 
後来才知道笑瑶姐接过电话後就从咖啡屋里出来了,一直在门口等着我,她
 
说,看了一辆急刹在咖啡屋门口的出租车,和一个几乎是跳下车的傻小子,可当
 
疾风骤雨般冲向咖啡屋的那一刻,这个傻小子却停了下来,站在那,呆呆的。
 
也是後来才知道,笑瑶姐从来不上QQ,有个MSN是为了和男友联系的,
 
但多数的时候是打电话,我们就这样开始了约会,一种不会被人赞美,一种要偷
 
偷摸摸的约会。我总是借口校队训练、比赛、上课等来敷衍让我去跟班的表姐,
 
而乘上了笑瑶姐的车,离开了城市,去国家公园、水库,去接近大自然,也许是
 
笑瑶姐也怕在拥挤的商业街碰到熟人或者是我的姐姐。
 
我们的约会开始的那麽纯净,没有杂质,虽然我也是性情中人,但却永远把
 
自己喜欢的人当成最珍贵的礼物,不愿意去打开,不想去触碰。
 
我们牵过手,也仅仅在过马路、或者爬山的时候。我真的不想那麽早就打破
 
这种柏拉图式的爱情,我想要时间过的再慢些,再慢一些。
 
笑瑶姐可以算的上是红三代了,爷爷奶奶都是抗美援朝的功臣,父亲也是军
 
人,後来以团长的身份离开了部队,母亲则是书香门第出来的,一起吃苦耐劳,
 
加上家庭的关系,开了公司也上市了,总部建在上海,也就留下了她在这边。至
 
于那个男友,一个大她8岁的成功男人,她父亲老师长的儿子,一个让她懂得做
 
女人该学会什麽的男人,一个调教她的男人。
 
又到了7月,假期即将来临,我们相约去旅行,我搪塞父母说校队要去北京
 
参加比赛,又连哄带骗的问表姐借了点钱,就和笑瑶姐踏上了去往丽江的飞机。
 
在那种被称我为艳遇之都的城市,我们都陶醉了,来来往往的游客,有的羡慕,
 
有的嫉妒,望着我们这对清纯的小情侣满满的全是爱……
 
原本生活不能自理的我,推开古香古色的客栈的房门,就冒出了那个念头,
 
今晚,我能得到她麽?
 
酒店是笑瑶姐订的,一个情侣套房,昂贵又那麽的温馨。我们放下行李就去
 
游玩,牵着手,挽着胳膊,调戏着路边的小狗,嬉笑着品味当地的风情。
 
直到夜已很深,才回到住处,我没了白天那开怀大笑,只有手心中的汗水,
 
和心跳的声音。
 
我坐在套房的沙发上,喝着酒店为我们准备的茶水,听着套间内浴室的水声。
 
我快尿了……
 
「我洗好了,你也去洗一洗吧」笑瑶姐的声音似乎有些疲惫。
 
「哦」我木纳的回答,当我在浴室里为自己下一步进展做计划的时候,卧室
 
里的灯关了,而当我穿着浴袍离开浴室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席黑色蕾丝睡裙的笑
 
瑶姐,坐在沙发边上品着丽江的茶水,还有些湿漉的头发垂在脸颊两边,沐浴後
 
的23岁女人带来那种清澈的香气,让我有些魂飞魄散,我迈不开步子,傻傻的
 
站在那,望着她,看到那邪放着白皙修长的双腿,看着那若隐若现的黑色蕾丝中
 
起起伏伏的酥胸,只有很暗的壁灯和电视散发的光芒,我鸡动了……
 
我不停的咽着口水,有些抓耳挠腮,不知所措,她望到我这边。
 
「洗完了?呵呵,怪不得你姐姐总欺负你,你要是个女孩,一定是个大美人,
 
哎呀,好白啊」
 
笑瑶姐开始调侃我,不知道她发没发现我下半身的窘相,希望她不会认为我
 
是个臭流氓,或者说,我自己也认为,我们是真正的情侣,我们不用遮遮掩掩,
 
我们来旅游,我们来酒店,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做爱,我在给自己打气,我的拳头
 
都不由自主的握了起来。
 
「嗯,刚泡好的,不知道什麽茶,味道还不错」她离开了沙发,靠近我,端
 
了一杯茶在我的面前,距离如此之间,我能嗅到她身上的女性的味道,不是那高
 
级香水,而是少女沐浴後的那种清香。当她转身回坐在沙发上的时候,那双白花
 
花的长腿让我几乎窒息,黑色蕾丝的短睡裙让她显得更加白嫩,晶莹剔透的脸蛋,
 
让我欲罢不能,我真的硬了。我的鸡巴已经支了起来,把浴袍撑开,我感觉到了
 
凉风从双腿间划过,我知道我走光了。
 
笑瑶姐并没有看我,她的注意力在电视上,而我端着那杯茶,还傻站在那,
 
多麽可笑的场景,一个穿着浴袍的大男孩,手里端着杯茶水,鸡巴还露在外面
 
……
 
终于笑瑶姐又一次转过头来。
 
「呵呵,呵呵,你在干嘛呢,傻样,你走光了,好害羞啊,呵呵」笑瑶姐在
 
笑,笑的那麽开心,就像一个姐姐在笑自己还不懂事的小弟弟。
 
我手中的茶杯掉在了地上,我走到笑瑶姐的身边,将她从沙发中拉了起来,
 
一个公主抱,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如此一气呵成的动作,连我自己都惊叹,笑
 
瑶姐被我的举动也多少有些惊到,睡裙也被撩开到小腹,露出了黑色的蕾丝内裤,
 
但那有些坏坏的笑容还留存在脸颊上,她很自然的双手环绕在我的身上,眼神中
 
充满了爱惜,那种不是淫荡、不叫妩媚,应该是一种爱,一种更为亲切和温暖的
 
爱。
 
我踱步进卧室,将她轻轻的放在床边,低下头,将唇靠近她的脸颊,她本来
 
还有些惊异的眼睛,也已经悄然的闭上,从耳垂边一寸寸的贴近她的唇,直到触
 
碰到她柔软的嘴唇才停下来,我拉起她的双手,扣在我的脖子上,顺势把住她的
 
头,从淡淡的吻,到浓浓的吻,我将舌头伸进他的嘴巴里,我得到了是一条更为
 
火辣的舌头的回应,我将她放到在床上,整个人骑到她的身上,不住的热吻,我
 
们的舌头交织在一起,我能感觉到她在吸允我的口水,而我更渴望吃掉她整个人,
 
热吻即将结束,我挪开了嘴唇去到她的脖颈,白皙通透的脖颈顺滑而下,到她的
 
胸前,也许是刚才的热吻太过于激烈,笑瑶姐的喘息很急促,酥胸在我的面前起
 
起伏伏,我的双手从缠绕她的肩头,到顺势滑向她的双臂,再到握紧她的双手,
 
如此娇媚的双手,粉滑轻盈,拉起她的手,伸进我的嘴巴里,不停的舔吸,然後,
 
用嘴唇继续向下划去,隔着薄如蝉翼的蕾丝睡裙,去吻她的乳房,去舔她的乳晕,
 
去吸她的乳头,我翘起的鸡巴肆意妄为的在她双腿间来回摩擦,我的鸡巴已经青
 
筋爆出,我渴望她的抚摸,我感觉到笑瑶姐的双脚试着轻触我的阴茎,粉滑细嫩
 
的脚丫,在睾丸和阴茎上轻轻的摩擦着,我侧过身,好能继续和她热吻,将下体
 
尽可能的贴近她的大腿根部,我的手则伸进她的睡衣里,向上探索,探索那高耸
 
的双峰,和已受到刺激变硬的乳头。她的手也抚摸到我的双腿之间,轻轻的兜住
 
我的蛋蛋,感觉到一个手指已经顺着蛋蛋的根部向我屁股中间划去,时不时的撩
 
搔着我我的睾丸,在玩耍了一小会之後,就慢慢的触碰着我的阴茎,让本来坚硬
 
火辣的鸡巴,更紧绷起来,当她用力去握住我的鸡巴,那根已经开始烫手的鸡巴,
 
不由自主的跳动。她的手顺滑轻轻的撸弄着我的鸡巴,让包皮和龟头无数次的做
 
着活塞运动,时不时还会得到手指在马眼上的亲密接触,让我享受着从未有过的
 
刺激,而她的唇变的更为主动,这一次她的舌头主动伸进我的嘴巴里,能让我也
 
能吃到来自她的口水,我不住的允吸,生怕露掉一滴,我们侧躺在床上,相互摩
 
擦着,我的手离开了她的双峰,像蕾丝内裤冲锋,我伸出手指隔着内裤摩擦她的
 
私处,手感如果在皮肤上摩擦一样,感觉不到茂密的森林,她躲开我的唇,鼻息
 
中发错轻微的呻吟声,长出了口气,我的手也被她的双腿夹在私处动态不得,笑
 
瑶姐翻身起来,跨坐在我身上,扬起头,让秀发甩到身後,我能感觉到我的鸡巴
 
顶在她的内裤上,她轻轻的挪动身体,摩擦着我的鸡巴。我感觉到包皮已经被蹭
 
了下来,露出里面的龟头,我第一次遇到如此主动的女人,比起初恋女友那种欲
 
迎还拒的做作,让我更兴奋,也更充满了力量。摩擦阴茎的女人还在继续,她牵
 
引着我的双手到她的双峰上抚摸,我开始感叹,世间怎会有如此销魂的女人,当
 
笑瑶姐将我的手拉进睡裙里面覆盖着她的双峰的时候,我狠狠的抓住了那饱满的
 
乳房,比起初恋女友稍显稚嫩的胸脯,这里的双峰犹如纯碱的馒头弹性十足,又
 
不失光滑,睡袍被我推到乳房的上面,笑瑶姐用嘴唇咬着睡袍,仍然是淡粉色的
 
乳头和乳晕,我还是认为这个女人如含苞待放的处女一般,但她大胆、积极的作
 
风却帮我否定了这点。笑瑶姐翘起一条腿方便她褪下黑色的蕾丝内裤,退下的内
 
裤被我抓了过来,放在鼻子上不停的闻着,闻用於她的味道,姐姐不禁笑我是个
 
小变态,我有些急切,我等待这一天等了多久?我盼望着正戏即将开始,却没想
 
到,这才刚刚是序幕,笑瑶姐拉起我的鸡巴,顺着嘴巴慢慢的含了进去。
 
「啊……」我禁不住的一声长叹,口交在之前的恋爱中是完全被禁止的,直
 
到这段恋情。
 
笑瑶姐,慢慢的吞着,我感觉到温暖,潮湿,和她灵活的舌头,吞了几次後,
 
又吐了出来,像舔棒棒糖一样左右亲吻和舔弄,一只手则伸向我的臀部,试着探
 
进缝隙中,撩拨我的屁眼,配合着手的套弄,嘴巴不停的吸允着我的龟头,时而
 
会更低下去,果我的睾丸,还偶尔会去舔我蛋蛋的根部,姐姐开始命令我擡起双
 
腿,我感觉自己更像个女孩,被一位女汉子玩弄,我几乎是崛起了屁股,透过双
 
腿间的空隙,看着笑瑶姐在为我口交,当一条湿漉漉的舌头触及我的屁眼的时候,
 
我再次感觉到鸡巴在涨动,一手撸着鸡巴、一面是抚摸蛋蛋,还有嘴巴在舔我的
 
屁眼,我的表情一定是很难看,因为无比的享受这种快感,姐姐为我口交了一会
 
之後,就又骑到我的身上,但我始终感觉不到她的阴毛,我在猜想是不是她都剃
 
掉了,她拉起我的鸡巴用私处开始继续摩擦,一边用手指抓弄,一边是阴唇的摩
 
擦,我仰头长叹。
 
「啊,好爽啊,啊,别,别弄了,想……想……」我到嘴边的话没说出来,
 
我感觉想射了,距离上一次做爱还是2月14号,和女友分手的前一天。这段时
 
间,我对任何女人都没兴趣,不看黄片,也不想什麽。我对爱情是无比的失望,
 
我落寞,浑浑噩噩的混着日子。但今天我感觉憋了那麽久的精液很快就要喷发出
 
来,我受到了如此强烈的刺激,我真的快忍不住了。
 
「想什麽?想射麽?」
 
「想……」
 
笑瑶姐再次俯身下去,用嘴巴含住了我的鸡巴,这一次,套弄的速度更快了,
 
配合着舌头的弹压,粉嫩的手指快速的套弄着,借着口水和我马眼里的分泌物,
 
如润滑剂一般在笑瑶姐的嘴巴里畅通无阻,「啊,别,别弄,啊,要射了……」
 
话还没完,我就精门大开,一股股的精液全都射进笑瑶姐的嘴巴里,我不知道自
 
己的鸡巴又抖了多少次,只知道笑瑶姐被来势凶猛的洪水呛的够呛,精液真的是
 
积攒了很多,顺着笑瑶姐的嘴角流到了我大腿上。我在享受过後开始有些慌张,
 
正戏都没开始我就那麽不中用的射了,我有些羞愧,我望着还在捂着嘴巴的笑瑶
 
姐,我看到她的眼神中出现了些妩媚,过了一小会,她的手才从嘴巴上离开,又
 
拉起了我的鸡巴,再次为我口交,这次是在清理,清理龟头上残留的精液,她已
 
经把之前射出的那些全都吞了下去。
 
「你都吃掉了?」我有些诧异。
 
「嗯」笑瑶姐擡起头,冲我微笑着。
 
「上帝会惩罚把精液射到地上的男孩的」她开起了玩笑,我却更不好意思了。
 
「多久没做了?你射了好多」
 
「从上次分手之後吧」
 
「自己不手淫麽?」
 
「没,我不太喜欢,有的时候会想,但做点别的事情也就过去了」
 
笑瑶姐又趴到我的身上,头靠在我的胸前,一手还在抚摸我依旧坚硬的鸡巴,
 
「乖宝宝,以後有我陪你」
 
我不知道笑瑶姐为什麽会这麽说,难道我只是她的宝宝,而不是男友麽?对
 
於一个23岁的女人来说,我是有点稚嫩,但这不就是她和我在一起的原因麽?
 
「我不是你的宝宝,我要做你的男人」
 
「呵呵……」笑瑶姐没再说什麽,只是淡淡的一笑。
 
我似乎是被这呵呵的一笑有些激怒了,我猛的翻起身,这次我要去掌握主动
 
权,半年多没做爱,我没能把持住自己,但我对自己的能力和体力还是充满了信
 
心。我扑向了笑瑶姐,我直接朝她的私处开火,这时我才发现,原来笑瑶姐的私
 
处是经过修剪的,只有小腹下侧有个倒三角的阴毛,其他的地方,像幼女一样干
 
净。我不禁被吓到了,我惊叹啊。
 
「好看麽?」笑瑶姐依旧是那种媚笑的样子,我承认我看傻了,我也曾看过
 
初恋女友的私处,但绝没有这般让我向往,笑瑶姐的话让我回过神来,我开始了
 
进攻,我捧起了她的臀部,开始大口大口的亲吻,我伸着舌头像她的阴户舔去,
 
没有阴毛的阻挡,让那里变的更好吃到,我去舔我能舔到的所有地方,「嗯…
 
…」笑瑶姐发出了闷哼的声音,她把着我的头让,用手指触摸着我的脸,似乎是
 
在引导我正确的地方,她试着推开我的嘴巴,用手指拨弄着阴核,我心领神会的
 
去亲吻它,去吸允它,她的声音变的有些尖细了。
 
「嗯……哼……」鼻音的重音让我知道她很享受。
 
我也伸出手指试着拨弄她的阴唇,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的阴户,看着顔色还
 
很鲜嫩的大阴唇,我贪婪的舔食着,我试着将手指插进阴道深处。一根,两根,
 
我勾着手指,用指尖去摩擦阴道的内壁。
 
「额啊……啊……,慢点弟弟,有些疼」
 
「啊,舒服麽?这麽抠你」
 
「嗯……嗯,会疼,慢一点」
 
我似乎听到是再快点,我立起身,让自己的手指能更舒服的插进她的阴道,
 
大臂带动小逼,我从寝室哥们那学来的功夫终于用上了,两个手指在笑瑶姐的阴
 
道内快速的抽插,「啊,啊,别,啊,啊……疼,宝宝,好疼」
 
「我不是你的宝宝,我是你的男人」自尊心再次受到刺激的我,更加疯狂的
 
惩罚这个女人,我心中的女神,你不该把我当成个孩子,我要做你的男人,让你
 
只用於我。
 
「啊,老公,啊,轻一点,我不要这样,疼……」笑瑶姐的眉头都紧皱了起
 
来,她看我的眼神多了些可怜的模样,我终于放慢了速度,也慢慢的离开了阴道,
 
手指上已经充满了她的淫水,她抱着我的头吻我的唇,「好老公,对我温柔点,
 
我怕疼」
 
「嗯」我知道自己的粗暴真的让她有些难受了,我开始安慰她,抱紧她,她
 
将我的手指放到嘴巴里,为我吸干净那些淫水,我再次低下头,这次是用舌头探
 
进阴道中,她捧起我的脸把我拉到她的身上。鸡巴早已暴涨,坚硬,还是年轻啊,
 
刚射了一次没多久就可以再战杀场。但那时的我是那麽的缺乏经验,几次想试着
 
进去都入不得门,笑瑶姐吻着我的额头,拉着我的鸡巴将它插进了我梦寐已久的
 
阴道内,比起嘴巴里的温度,那里更烫,当鸡巴终于突破内阴进入到阴道内的时
 
候。
 
「啊,我进来了……」
 
「啊……嗯……好涨啊,好大啊」也许是真的,也许是鼓舞,笑瑶姐的话让
 
我信心倍增,我开始抽插,本想直接踹到210迈的时候,又被咬着嘴唇,皱着
 
眉头的笑瑶姐阻挡下来,「慢一点,你的很大,太快会弄疼我」
 
我慢慢的开始抽插,试着更深一些,再深一些,直到整个阴茎都没入到她的
 
阴道内,我慢慢的增速,就像挂挡一样,没一次都再快一些,我想着什麽九浅一
 
深,算着算着就忘到九霄云外,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抽插了半天,我就开始加项
 
了,我擡起了笑瑶的腿,那条又直又长的大白腿搭在我的肩膀上,我左右不停的
 
贪婪的舔她的脚丫,我的鸡巴在腰肢的力量作用下一次次的顶进阴道深处,「啊,
 
啊……嗯……」
 
「喜欢麽?喜欢我的鸡巴麽?笑瑶,你喜欢麽?」
 
「嗯,嗯……」
 
「嗯什麽?你喜欢麽?告诉我,你喜欢麽?」
 
「喜欢,老公,我喜欢,给我,插我,快插我,操我……」
 
当笑瑶最後个词说出来的时候,我撇下了她的腿,加速进攻她的阴道,我感
 
觉自己越来越快,不停的抽插她的阴道,我希望我的鸡巴能插的更深,我感觉到
 
龟头前方顶到了什麽东西,我管不了她是否会疼,我就想快,越来越快,我把着
 
她的大腿,试图将鸡巴连带蛋蛋和我自己一起插到那里面。
 
「嗯,呜……我要来了,嗯,好快啊,嗯……快啊」
 
「啊,来什麽?」现在回想我当时的傻样,我原以为只有男人会射……
 
「哈……嗯……来了,来了」笑瑶姐似乎被我弄笑了,但随着鸡巴的插入她
 
又开始叫了,终于,我感觉到了一股热流在我深入的鸡巴上喷发而来,这是什麽
 
……
 
笑瑶高潮了,她有些疲惫,在身体稍有些抽搐後,几股热流顺从鸡巴流到了
 
床上,我一面观察着她的举动,一面继续抽插,我拉起有些疲惫的她,让她趴在
 
床上,我好可以在後面对她进攻,我喜欢这样的姿势,每次都感觉很有力的插入,
 
睾丸撞击着她的身体,阴茎能查到子宫的深处,我拉起她的胳膊,让她向後弓起
 
身,让我们更快的抽插,直到我再次精门大开,用力的射到了她的子宫深处,这
 
一次依旧很多的精液,这一次我的鸡巴在里面抖动了更多次,知道她无力的趴在
 
床上,而我则躺在她的身边。继续亲吻用於我的尤物,用於我的笑瑶姐。
 
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晚上,总共做了5次,後来我被有点小洁癖的姐姐拉进
 
浴室好好的刷了刷……从阴茎到屁眼,甚至姐姐还想帮我推推阴毛,被我阻止了。
 
和笑瑶姐在丽江的日子,白天几乎都是下午才起来,晚上就是疯狂的做爱,当踏
 
上家乡的土地时,我都感觉到自己轻盈了许多。
 
笑瑶姐是我的导师,我的性爱导师,我们尝试过车震,尝试被蚊子叮咬的野
 
战,也在终极滑雪场的大树後进行口交,我们在表姐家打麻将的机会偷偷在厕所
 
里苟合、接吻。我们在商场的试衣间里口交。我喜欢她贵妇、野性、又淫荡的身
 
份转换,我无限的陷入对她的爱恋中,我们在自己的住处浴缸中嬉戏,我们尝试
 
着用沐浴液做润滑剂去肛交,我在我最强壮的时期,为她奉献了最棒的精液,我
 
们从不带套子,她也从不会浪费我的精液,不是喝掉就是让精液融在她的子宫内。
 
如此美好的日子,让我无心学习,不想回家,几乎都住在她那,直到有一天,
 
我发现她消失了,当我从外面踢球回来後,我发现她的行李没了,床上还摆着几
 
个衣架,我们的情侣牙缸也只剩下我自己的了,我开始疯狂的打电话,我开始不
 
停的寻找她,但永远都是一无所获,「姐,你最近看到笑瑶了麽?」
 
「没啊,她好久没来学校了,电话也不接……」没等表姐说完,我就挂了,
 
我匆忙的去了停车场,那台A4L还在那里,我似乎是在做梦,我狠狠的给了自
 
己一个嘴巴,想让自己快点从这噩梦中醒来,但现实是,我永远都掉进这噩梦中,
 
无法醒来。
 
後来,一位老人找到了我,笑瑶姐的奶奶,她告诉我笑瑶去上海了,不辞而
 
别是为了不伤害你,原来我们的爱情不是密封的,这位老人是知情者,老人知道
 
我们真心的相爱,却无法干涉其中,笑瑶姐的父亲需要借助更多的关系将遇到危
 
机的企业度过难关,而笑瑶姐就是那把钥匙。
 
过了许久,我收到了一份邮件:
 
??晴晴:
 
是我,笑瑶,对不起,我的不辞而别让你又一次陷入痛苦之中,可我何止于
 
痛苦,更是陷入无尽的深渊。我其实是个坏女人,一个把你都带坏的女人,我可
 
以肆意的挥霍青春,忘却上进,而你却不能,我不应该如此对你,让你做我的备
 
胎,让你做我的情人,我的爱人,我真心的爱人。
 
我走了,没回过头,关上房门的那一瞬间我哭了,而此时,当你看到我的信
 
的时候,我已经穿了婚纱等待那个并不爱我的人来娶我,我是一个木偶,一个发
 
泄品,一个被他调教的荡妇。
 
对不起,晴晴,我爱你,但求你忘记我。
 
笑瑶
 
信的内容就这些,後来我的猜想就是笑瑶姐在那个男人的调教下,练就那让
 
男人无法招架的功夫,不知道多久,我在姐姐的空间里看到了笑瑶姐的结婚照,
 
那是在一家教堂里照的,笑瑶姐没有微笑,只有面无表情,旁边留着小胡子的男
 
人英姿挺拔,但总会给我一种衣冠禽兽的感觉。我曾幻想过,在他面前的笑瑶姐
 
受尽折磨像母狗一样,我曾恨过,或者是爱过……
 
在05年上班後,就没有笑瑶姐的消息了,表姐选择去了加拿大,她的QQ
 
空间里也没了笑瑶姐的踪影。07年的时候我还在路上见过一次笑瑶姐的奶奶,
 
但老人已经想不起我是谁了,而老人的面容上多了许多的皱纹,那麽苍老。